特朗普滥用“232调查”又一例证

针对自己的加税行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考虑到土耳其货币里拉对美元迅速贬值,“我刚授权对从土耳其进口的钢铝产品关税提高一倍。目前,对钢铝产品的关税分别为20%和50%。”

考虑到“232调查”实际上是针对国家安全的法条,美国商务部和白宫及时为特朗普的口无遮拦“圆场”,纷纷表示这一加征关税实际上是为了应对目前美国在国家安全方面受到的威胁。

美国商务部在声明中指出:“自从3月份实施232条款以来,外国对美国出口已下降,国内产能利用率有所上升,但没有达到足以消除国家安全威胁的水平,因此对于来自于土耳其的钢材进口关税加倍,将进一步减少对国家安全的损害,此条也符合232条款的定义。”

此行为一出,各界哗然。按照美国商务部在其“232调查”中给出的数据,土耳其仅是对美钢铁出口排名第六的国家,前五位为加拿大、巴西、韩国、墨西哥、俄罗斯。

孙磊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美方对于国内自有产能到一定程度能保障国家安全有一个百分比定义,但是这个百分比定义是否真的合理存疑。

美JBK律所国际贸易律师雅各布森(Doug Jacobson)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使用232条款作为针对特定国家的攻击性机制,肯定违背了法律的精神,该法令不应当被用作武器迫使另一个国家改变其行动。换言之,如果想进行这种行为,应当使用制裁的方式。

雅各布森提出,如果特朗普此次使用这种方式,那么在未来若同其他国家发生贸易争端,美方也会对其他国家采取同样的行动吗?

孙磊认为,这是可能的。

不仅如此,特朗普此次打击土耳其,为他“敌友不分”的行为创下了先例。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特朗普让美国的盟国看到,“就算是盟国,在经济利益上美国也丝毫不让。”

国会谋取制衡特朗普

为了确保特朗普不一再滥用“232调查”,美国国内相关人士目前已经有所行动。

孙磊指出,目前美方有相关方已经在美国国际贸易法院(CIT)起诉了“232调查”,认为《1962年贸易扩张法》中设定的232国家安全审查,权力过大,缺乏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制衡的行政权力,不符合美国三权分立原则,即“这个立法本身都存在问题”。

6月27日,美国国际钢铁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eel)等三名原告,就现行《1962年贸易扩张法》项下的232国家安全调查规则,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提出违宪诉讼。

其诉求主张为,《1962年贸易扩张法》第232节,即美国法典第19章第1862节,违反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一款规定,授予总统立法性权限:《1962年贸易扩张法》授予美国总统232国家安全审查权规定缺乏立法、司法制衡规则;美国国会违反“清晰原则”,将本属自身的立法权限授予作为行政机关首长的美国总统。起诉方并要求法院裁定原告免予执行钢铁232调查项下现行措施。

除此之外,美国国会议员也在积极推动立法。在美国国会内部主管贸易实务的财经委员会主席哈奇(Orrin Hatch)近日针对特朗普对土耳其加征关税的行为表示,如果美国政府持续这样加征关税,特别是还这样针对美国的盟友,我们所有的国会财经委员会成员都会积极推动立法,实现对总统贸易授权的改变。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截至目前,美国国会议员已提出了10项议案来限制美国总统在贸易方面的权力。

其中美国参议院在7月11日批准了一项非约束力议案,支持国会在涉及国家安全的关税决策中发挥更大作用,虽然外界认为这是一项象征性决议,然而这仍反映出美国国会在限制总统滥用关税政策方面,已开始达成共识。

信息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特朗普滥用“232调查”对土耳其提高关税合法吗

按照美国商务部在其“232调查”中给出的数据,土耳其仅是对美钢铁出口排名第六的国家,前五位为加拿大、巴西、韩国、墨西哥、俄罗斯。

对美出口钢铁量才排第六,且是其北约盟友的土耳其,土耳其能对美国产生国家安全威胁吗?

不过这正是特朗普政府对土耳其钢铝产品加征关税,翻倍提高至20%和50%的理由,而这种用“232调查”结果追加征收关税、形如制裁的方式已经引起了美政界和法律界的广泛忧虑,其中主要问题在于:特朗普使用“232调查”追加关税是否合法?

在“232调查”中代理了中方相关事务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磊律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232调查实际上就是赋予了美国总统在“认定危害国家安全”方面的权力,此后他可以采取任何措施,即只要美国总统认为这是合适的,就可以去做,法律对此没有任何限制。

特朗普滥用“232调查”又一例证

针对自己的加税行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考虑到土耳其货币里拉对美元迅速贬值,“我刚授权对从土耳其进口的钢铝产品关税提高一倍。目前,对钢铝产品的关税分别为20%和50%。”

考虑到“232调查”实际上是针对国家安全的法条,美国商务部和白宫及时为特朗普的口无遮拦“圆场”,纷纷表示这一加征关税实际上是为了应对目前美国在国家安全方面受到的威胁。

美国商务部在声明中指出:“自从3月份实施232条款以来,外国对美国出口已下降,国内产能利用率有所上升,但没有达到足以消除国家安全威胁的水平,因此对于来自于土耳其的钢材进口关税加倍,将进一步减少对国家安全的损害,此条也符合232条款的定义。”

此行为一出,各界哗然。按照美国商务部在其“232调查”中给出的数据,土耳其仅是对美钢铁出口排名第六的国家,前五位为加拿大、巴西、韩国、墨西哥、俄罗斯。

孙磊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美方对于国内自有产能到一定程度能保障国家安全有一个百分比定义,但是这个百分比定义是否真的合理存疑。

美JBK律所国际贸易律师雅各布森(Doug Jacobson)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使用232条款作为针对特定国家的攻击性机制,肯定违背了法律的精神,该法令不应当被用作武器迫使另一个国家改变其行动。换言之,如果想进行这种行为,应当使用制裁的方式。

雅各布森提出,如果特朗普此次使用这种方式,那么在未来若同其他国家发生贸易争端,美方也会对其他国家采取同样的行动吗?

孙磊认为,这是可能的。

不仅如此,特朗普此次打击土耳其,为他“敌友不分”的行为创下了先例。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特朗普让美国的盟国看到,“就算是盟国,在经济利益上美国也丝毫不让。”

国会谋取制衡特朗普

为了确保特朗普不一再滥用“232调查”,美国国内相关人士目前已经有所行动。

孙磊指出,目前美方有相关方已经在美国国际贸易法院(CIT)起诉了“232调查”,认为《1962年贸易扩张法》中设定的232国家安全审查,权力过大,缺乏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制衡的行政权力,不符合美国三权分立原则,即“这个立法本身都存在问题”。

6月27日,美国国际钢铁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eel)等三名原告,就现行《1962年贸易扩张法》项下的232国家安全调查规则,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提出违宪诉讼。

其诉求主张为,《1962年贸易扩张法》第232节,即美国法典第19章第1862节,违反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一款规定,授予总统立法性权限:《1962年贸易扩张法》授予美国总统232国家安全审查权规定缺乏立法、司法制衡规则;美国国会违反“清晰原则”,将本属自身的立法权限授予作为行政机关首长的美国总统。起诉方并要求法院裁定原告免予执行钢铁232调查项下现行措施。

除此之外,美国国会议员也在积极推动立法。在美国国会内部主管贸易实务的财经委员会主席哈奇(Orrin Hatch)近日针对特朗普对土耳其加征关税的行为表示,如果美国政府持续这样加征关税,特别是还这样针对美国的盟友,我们所有的国会财经委员会成员都会积极推动立法,实现对总统贸易授权的改变。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截至目前,美国国会议员已提出了10项议案来限制美国总统在贸易方面的权力。

其中美国参议院在7月11日批准了一项非约束力议案,支持国会在涉及国家安全的关税决策中发挥更大作用,虽然外界认为这是一项象征性决议,然而这仍反映出美国国会在限制总统滥用关税政策方面,已开始达成共识。

信息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Sc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