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摩擦影响显现

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向《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中美自7月6日开始向对方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互征关税,而且美国将从8月23日起对额外16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从目前各项数据来看,虽然这些举动对我国进出口和投资方面总体影响尚未完全显现,但具体的单个商品的情况已出现变化。

“正如外界分析,由于中美双方在贸易方面的不对称,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后,对中国造成的冲击可能相对更大一些,比如大豆的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都发生了较大变化。但中美双方都做好了准备,比如6月份,中国累计取消了61.5万吨美国大豆订单。7月23日,中国再次取消了16.5万吨美国大豆订单。为了解决当地农民的困难,美国农业部提供了120亿美元的一次性紧急援助,以弥补农民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的损失。同时,中国也积极转向南美、俄罗斯甚至中东国家购买燃气等。虽然这可能不属于双方直接”交火“的重要商品门类,但可以看到中美正在使用各种方法开拓其他市场,或者采取补助手段来弥补两国贸易摩擦升级造成的损失。”何海峰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中美贸易摩擦正在升级,但据英国路透社7月26日报道,美国议会于26日通过了一项对非美国制造的烤面包机、化学原料等约1660项商品删减关税的法案。据路透社对政府计录的分析,上数商品中有一半是在中国制造。对此,中国社科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徐超向《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国内的政治格局,即特朗普还不能完全控制国会,美国国内存在理性的政治声音,对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持有不同意见,可能会对特朗普形成一定的制约。“但同时不应对此过分乐观,特朗普本身是行动派,其身边主要经济顾问团队的政治倾向保守,主张对话强硬。美国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普通美国人的生活也受到一定冲击,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便利和成果并没有被各阶层所共享,国内的民粹主义思想严重,客观上为特朗普挑动民意提供了基础。”

何海峰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从消息的传播路径来看,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并未报道上述新闻,而是由路透社报道。鉴于路透社是英国相当重要的通讯社,由此可见美国挑起的全球贸易摩擦引起了全球不满。何海峰进一步指出,中美是当今世界的前两大经济体,双方在贸易领域“交战”会对整个经济全球化形成冲击。在经济全球化大势下,美国意图通过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达到短期内贸易平衡的目标,实际上此举对各方造成的直接冲击和进一步冲击都非常大,包括对美国本土的冲击。“对美国自身最直接的冲击就是居民的生活成本,包括一些农产品、大宗商品成本的上升,农产品的出口也会成问题,更重要的是将对全球贸易投资以及相关金融市场造成负面影响。至于在投资方面,以及其后对金融方面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徐超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中美贸易摩擦一旦扩大,对我国的外贸和投资都会造成严重影响。“中美贸易摩擦除了短期内将对严重依赖出口的行业造成直接冲击外,更应该关注由此带来的长期预期的改变,这将对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造成严重打击,并严重影响我国经济的长期发展。”

各自发力“争取”欧盟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下,中美两国似乎都在发力“争取”欧盟。7月下旬,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指出,在第20次中欧领导人会晤期间,中欧双方就《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交换了清单出价,标志着《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进入了新的阶段。

对此,徐超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呈持续上升态势。根据中方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2月,欧盟对中国直接投资达1136亿美元,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近700亿美元,覆盖其所有成员国。欧盟已连续14年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但与中欧之间数千亿美元的双边贸易额相比,中欧双向投资额明显偏小。当前欧盟对华投资仅占其对外投资存量的4%,中国投资也只占欧盟吸收外资总额的2%,双方在市场准入、可持续发展等方面还存在分歧。欧盟在市场准入、环境保护、企业社会责任等方面的要求较高,这对中国企业造成一定程度的挑战。“负面清单”也是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的关注重点。今年中国完成修订出台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工作,将清单内投资总额10亿美元以下的外资企业设立及变更下放至省级政府审批和管理,这将为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奠定基础。

但徐超进一步指出,在与欧盟加快推进投资协定进程的同时,我国应该清醒地看到美欧在意识形态、文化背景等方面存在先天的盟友关系。因此,我国对欧盟的贸易和投资只能在一定环境中才能发挥积极有效的作用,既要争取与欧盟保持紧密的经贸关系,同时也不能过度寄望于欧盟。关键是如何求同存异,维护中欧双方共同的利益。

与此同时,美欧之间的合作似乎也在进一步加强。7月25日,欧委会主席容克在华盛顿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后,欧盟官网发布美欧联合声明称,美欧将致力于建设零关税的自由贸易区,减少补贴,减少贸易壁垒。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颜苏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对美欧联合声明应客观看待,“有观点寄望于特朗普的反复无常,认为”美欧联合声明“将和此前”中美谈判停战声明“(5月19日达成)面临同样的命运,很快将变成一张”废纸“。尽管这种观点在理论上存在可能性,但鉴于声明对贸易政策基本理念,即”自由、公平、互惠与平衡“的一以贯之的关切,这种观点能否站得住脚存在争议。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7月26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欧盟是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和贸易伙伴。如果美欧能通过对话协商解决贸易上的分歧,能够顺应全球化潮流,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这不仅符合他们双方的利益,对世界来说也是好事。”颜苏表示,“但也不能把美欧联合声明解读为”美欧结盟“,进而形成一种中国”腹背受敌“的误读。其实,7月25日美欧并没有真正建立针对中国的所谓”关税同盟“,我们不需要过分焦虑。实际上,欧美日协调以及欧盟内部协调难度不应该被低估,美欧声明和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一样,不太可能对中国产生直接威胁。中国也无需建立对抗西方世界的同盟以自我强化危机感,最终的和解还是需要回归多边合作,合作共赢。再者,中国和欧盟之间合作大于分歧,应强化与欧盟的经贸关系,减少美国提高关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7月16日,中欧达成《第二十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若按”声明“即是”同盟“,岂不证明欧盟已经与中国建立统一战线,共同对抗美国推行的”贸易恐怖主义“?这显然不切实际。事实上,”中欧联合声明“约9000字,”美欧联合声明“约700字,足以说明”中欧联合声明“比”美欧联合声明“更具实质性的内容。此外,不可否认在对华贸易政策的某些方面,欧盟迫于美方压力,确实表现出”追随者“的形象。”

据美国媒体报道,当地时间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国会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IFIUS)更加严格审查外资收购美国公司,并对外国投资美国企业提供国家安全评估报告。法案主要目的为保护美国科技研发领域的知识和关键技术不会被其他国家借由收购或投资美国公司而轻易获取。

何海峰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该法案的部分内容焦点锁定了中国,但实际上对全世界,包括对欧洲都会产生很大影响。“基于这种情况,我觉得美欧要进行很好的合作乃至要达成零关税是很艰难的。因为美国的孤立主义、双边主义、保护主义将会是其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要基调。”

信息来源:上海金融报

"/>

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欧盟角色成最大“变数”

商务部8月16日发布消息称,应美方邀请,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拟于8月下旬率团访美,与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双方各自关注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中方重申,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做法,不接受任何单边贸易限制措施。中方欢迎在对等、平等、诚信的基础上,开展对话和沟通。事实上,中美自7月6日正式互征关税以来,双方如何开拓其他市场来弥补“空缺”?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下,欧盟会在其中发挥怎样作用?这些问题一直为各界瞩目。

贸易摩擦影响显现

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向《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中美自7月6日开始向对方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互征关税,而且美国将从8月23日起对额外16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从目前各项数据来看,虽然这些举动对我国进出口和投资方面总体影响尚未完全显现,但具体的单个商品的情况已出现变化。

“正如外界分析,由于中美双方在贸易方面的不对称,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后,对中国造成的冲击可能相对更大一些,比如大豆的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都发生了较大变化。但中美双方都做好了准备,比如6月份,中国累计取消了61.5万吨美国大豆订单。7月23日,中国再次取消了16.5万吨美国大豆订单。为了解决当地农民的困难,美国农业部提供了120亿美元的一次性紧急援助,以弥补农民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的损失。同时,中国也积极转向南美、俄罗斯甚至中东国家购买燃气等。虽然这可能不属于双方直接”交火“的重要商品门类,但可以看到中美正在使用各种方法开拓其他市场,或者采取补助手段来弥补两国贸易摩擦升级造成的损失。”何海峰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中美贸易摩擦正在升级,但据英国路透社7月26日报道,美国议会于26日通过了一项对非美国制造的烤面包机、化学原料等约1660项商品删减关税的法案。据路透社对政府计录的分析,上数商品中有一半是在中国制造。对此,中国社科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徐超向《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国内的政治格局,即特朗普还不能完全控制国会,美国国内存在理性的政治声音,对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持有不同意见,可能会对特朗普形成一定的制约。“但同时不应对此过分乐观,特朗普本身是行动派,其身边主要经济顾问团队的政治倾向保守,主张对话强硬。美国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普通美国人的生活也受到一定冲击,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便利和成果并没有被各阶层所共享,国内的民粹主义思想严重,客观上为特朗普挑动民意提供了基础。”

何海峰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从消息的传播路径来看,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并未报道上述新闻,而是由路透社报道。鉴于路透社是英国相当重要的通讯社,由此可见美国挑起的全球贸易摩擦引起了全球不满。何海峰进一步指出,中美是当今世界的前两大经济体,双方在贸易领域“交战”会对整个经济全球化形成冲击。在经济全球化大势下,美国意图通过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达到短期内贸易平衡的目标,实际上此举对各方造成的直接冲击和进一步冲击都非常大,包括对美国本土的冲击。“对美国自身最直接的冲击就是居民的生活成本,包括一些农产品、大宗商品成本的上升,农产品的出口也会成问题,更重要的是将对全球贸易投资以及相关金融市场造成负面影响。至于在投资方面,以及其后对金融方面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徐超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中美贸易摩擦一旦扩大,对我国的外贸和投资都会造成严重影响。“中美贸易摩擦除了短期内将对严重依赖出口的行业造成直接冲击外,更应该关注由此带来的长期预期的改变,这将对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造成严重打击,并严重影响我国经济的长期发展。”

各自发力“争取”欧盟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下,中美两国似乎都在发力“争取”欧盟。7月下旬,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指出,在第20次中欧领导人会晤期间,中欧双方就《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交换了清单出价,标志着《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进入了新的阶段。

对此,徐超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呈持续上升态势。根据中方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2月,欧盟对中国直接投资达1136亿美元,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近700亿美元,覆盖其所有成员国。欧盟已连续14年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但与中欧之间数千亿美元的双边贸易额相比,中欧双向投资额明显偏小。当前欧盟对华投资仅占其对外投资存量的4%,中国投资也只占欧盟吸收外资总额的2%,双方在市场准入、可持续发展等方面还存在分歧。欧盟在市场准入、环境保护、企业社会责任等方面的要求较高,这对中国企业造成一定程度的挑战。“负面清单”也是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的关注重点。今年中国完成修订出台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工作,将清单内投资总额10亿美元以下的外资企业设立及变更下放至省级政府审批和管理,这将为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奠定基础。

但徐超进一步指出,在与欧盟加快推进投资协定进程的同时,我国应该清醒地看到美欧在意识形态、文化背景等方面存在先天的盟友关系。因此,我国对欧盟的贸易和投资只能在一定环境中才能发挥积极有效的作用,既要争取与欧盟保持紧密的经贸关系,同时也不能过度寄望于欧盟。关键是如何求同存异,维护中欧双方共同的利益。

与此同时,美欧之间的合作似乎也在进一步加强。7月25日,欧委会主席容克在华盛顿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后,欧盟官网发布美欧联合声明称,美欧将致力于建设零关税的自由贸易区,减少补贴,减少贸易壁垒。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颜苏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对美欧联合声明应客观看待,“有观点寄望于特朗普的反复无常,认为”美欧联合声明“将和此前”中美谈判停战声明“(5月19日达成)面临同样的命运,很快将变成一张”废纸“。尽管这种观点在理论上存在可能性,但鉴于声明对贸易政策基本理念,即”自由、公平、互惠与平衡“的一以贯之的关切,这种观点能否站得住脚存在争议。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7月26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欧盟是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和贸易伙伴。如果美欧能通过对话协商解决贸易上的分歧,能够顺应全球化潮流,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这不仅符合他们双方的利益,对世界来说也是好事。”颜苏表示,“但也不能把美欧联合声明解读为”美欧结盟“,进而形成一种中国”腹背受敌“的误读。其实,7月25日美欧并没有真正建立针对中国的所谓”关税同盟“,我们不需要过分焦虑。实际上,欧美日协调以及欧盟内部协调难度不应该被低估,美欧声明和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一样,不太可能对中国产生直接威胁。中国也无需建立对抗西方世界的同盟以自我强化危机感,最终的和解还是需要回归多边合作,合作共赢。再者,中国和欧盟之间合作大于分歧,应强化与欧盟的经贸关系,减少美国提高关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7月16日,中欧达成《第二十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若按”声明“即是”同盟“,岂不证明欧盟已经与中国建立统一战线,共同对抗美国推行的”贸易恐怖主义“?这显然不切实际。事实上,”中欧联合声明“约9000字,”美欧联合声明“约700字,足以说明”中欧联合声明“比”美欧联合声明“更具实质性的内容。此外,不可否认在对华贸易政策的某些方面,欧盟迫于美方压力,确实表现出”追随者“的形象。”

据美国媒体报道,当地时间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国会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IFIUS)更加严格审查外资收购美国公司,并对外国投资美国企业提供国家安全评估报告。法案主要目的为保护美国科技研发领域的知识和关键技术不会被其他国家借由收购或投资美国公司而轻易获取。

何海峰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该法案的部分内容焦点锁定了中国,但实际上对全世界,包括对欧洲都会产生很大影响。“基于这种情况,我觉得美欧要进行很好的合作乃至要达成零关税是很艰难的。因为美国的孤立主义、双边主义、保护主义将会是其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要基调。”

信息来源:上海金融报

Scroll